走出最后的贫困村 脱贫驴、脱贫羊和光伏发电

编辑:济南新闻广播网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1-14 15:35:37
来源:

   南山的冬天来得比市区要早些。早结的冰面,和顺山吹下的冷风,衬托着老峪和积米峪两个村的穷困。跟煤烟缭绕的寻常村庄不同,在这两个村能闻到煤烟味是一种稀罕——烧不起煤是两村村民的常态。它们是济南曾经916个贫困村里的最后两个。

走出最后的贫困村 脱贫驴、脱贫羊和光伏发电

  老峪村的范金德做不起手术,只得熬骨头汤补养身体。王汗冰 摄

走出最后的贫困村 脱贫驴、脱贫羊和光伏发电

  老峪村村民家中,还有上世纪的“古董”电视机。王汗冰 摄

  各不相同的贫穷

  83岁的范金德的炉膛里,烘烘的,是山上的柴火。小他一辈儿的邻居李春,抄手偎在炉火旁,她家里没生炉子,坐不住人。

  蹿着的火苗在煨着满满一锅羊骨头。“纯骨头,没有肉,炖了半月了,喝汤补钙。”李春抢在范金德前回答。范金德几个月前摔伤腿骨,做不起手术,拍完CT就回了村。为了补钙,3块钱一斤,买了这堆羊骨头。

  这是距离市区50公里之外南部山区老峪村里的一幕。村庄地处山沟,北靠北山尖,南邻南岭,700多口村民世代生活在这道川心沟里。川心沟是村民们形象的叫法,每家都会存几百斤煤,用于抵御深冬大雪封山时,那熬不过的冷。

  上下弯折的山石路,串联着一家家各不相同的贫穷。

  记者大声地连续叫了几次“奶奶”后,84岁的李老太从呛满黑烟的茅草屋里钻出来,记者才看清她的面容。她在生炉子,准备热一热黏粥,又叫玉米糊,以及一块生豆腐。老太太冻得嘴巴和腿脚都在哆嗦,每句话只能蹦两三个字。“儿女都走出了大山,她现在还和老伴种着地。”李春说。

  70多岁的寡妇李芳,有4个孙子,孩子们有一个爸爸三个妈。山上的10间平房,娶过3次儿媳妇,两任都穷得受不了,改嫁他乡。李芳还得照顾102岁的婆婆,全家只有给人看门的残疾儿子有收入。“好几次买了农药准备偷着喝,都被儿子扔了。”李芳咬咬牙,把眼泪憋了回去。

  这些故事,很难从山路尽头的老峪村传出去。常进村的外来人,除了收废品的,就是卖水的。村里一口井,一眼泉,都已取不到水。“大都买水喝,100块钱一车,100桶。”李春称。

  眼下,五旬往上的妇女是老峪的主要劳动力。大部分都是附近村庄娶来的。因为穷,再远村的娶不来。

  赊账也要翻新的山里房

  79岁的湛老太记得,老伴年轻时花了30块钱,扯了几尺布,把自己换了来;50多岁的贝兰,从聊城老家嫁进老峪村,就一直在后悔,“进村时走路都硌脚后跟”……

  这几年,山里出去的上门女婿多了。“一个在华山,一个在南营,一个在港沟。”范金德盘算称,自己的3个儿子,全都当了上门女婿。

  不仅在老峪,在积米峪,上门女婿这两年也在增多。贝兰不想让儿子这样,盖婚房欠下的债刚还清,她又和丈夫借了近10万,给儿子在山里早早盖好了婚房,尽管儿子才10岁。代价是,贝兰和外出务工的老公常年分居。

  翻新房子,是山里的传统。“有钱没钱,都得翻新房子,不然以后孩子没法结婚。”积米峪的王云称,20年前,自己就是冲着10间瓦房嫁进了门。30年前的范金德,也是为了子孙繁衍,和老伴自己垒墙,靠着外出打工一年挣的500元,架起屋梁,筑起了眼下早已过时的矮平房。

  与老峪一个山头之隔的积米峪,眼下二层小楼已林立村路两侧,这很难让人相信这里是贫困村。

  但李守静就是一个顶着光鲜外表的贫困户。老两口住的是儿子10年前翻新的婚房。3年前,28岁的儿子溺亡,老两口身上多了个标签:“失独老人”。

  种粮看天的山沟里,李守静和老伴经不住唯一劳力的丧失。婚房欠的债,他们至今没还完。家中墙壁,被烧火的灶台熏得黢黑,无力添置家具。空壳的家,还停留在儿子结婚前布置的样子。

  走进屋内,很容易发现老峪和积米峪的共同点——屋里通常摆放着二手家具,或者老式八仙桌,不少陈设仍停留在上个世纪。

  最后贫困村的救赎

  据济南市扶贫办介绍,截至目前,老峪和积米峪是全市仅存的两个贫困村。除了集体经济长年为零,贫困人口的数量也长年在标准线以上。

  想想穷日子,积米峪的王云总是不服气。孩子两岁半时,一家三口冬天开着敞篷三轮车去赶集卖菜。“脸都冻破了,抱着娃的城里人指着俺孩子说,那么小就抱着出来,多可怜。”

  结婚10年,王云攒的钱还是不够翻新房子的。眼下,40多岁的她,感觉苦日子终于要熬出头了。

  家门口的山脚平地里,罕见地来了建筑队,不是地产开发,是要盖易地扶贫搬迁楼。同样在老峪村旁,易地扶贫搬迁楼也已盖到第一层。

  李春站在老峪村的半山腰,指着两栋小楼中间夹着的小破屋,坦言那是她的家。在建的搬迁楼,触目可及。

  南部山区管委会介绍,2018年年底,老峪和积米峪的村民都可搬迁入住新楼,彻底离开山沟里的老房子。按照国家易地扶贫搬迁政策,贫困户只需承担3000元/人的安置费用。

  易地扶贫搬迁,目前在全市也仅在老峪村、积米峪村开展。两村易地扶贫搬迁人口633户,1722人。除了安置住房,村民还可享受生产用储藏室及村委会、幼儿园、综合服务用房、集体公寓等公共服务设施。两村安置总投资约2.86亿元。

  脱贫驴脱贫羊和光伏发电

  济南市扶贫办政策组的墙面上,挂着一幅地图。远看,南部山区、商河县、平阴县,密密麻麻布满了点。走近可见,每一个点都是一个贫困村的标记。除了历下区,每个区县都有贫困村“点位”。

  此前,全市共916处贫困村,约1/5的村庄都是贫困村。2017年年底,市扶贫办工作人员介绍,这一年,全市几乎甩掉了所有贫困村的帽子。

  从2016年开始,我市脱贫工作开始全面推开。根据进度安排,脱贫工作要求2018年基本完成,2019年巩固提升,2020年全面完成。其实,早在2014年时,就开始有扶贫资金输入贫困村——当年全市评出100个特级贫困村,政府通过一笔合法资金收益,每年为每个村输送4万元扶贫资金。当时全国扶贫工作尚未展开。

  根据济南地形,可分为山区贫困村和平原贫困村。“其实每个区县都有各自的脱贫特色,每个村有30万扶贫资金。章丘除了发展旅游扶贫,还靠种植药材扶贫;在平阴县,当地靠养驴扶贫,我们把驴叫‘扶贫驴’;在南部山区,有‘扶贫羊’……”市扶贫办人员笑称。

  而在平原区的济阳县,利用废弃宅基地、未利用闲散土地建设光伏电站,所得收益一部分作为村集体收入用于公益事业,一部分为贫困户分红,79个贫困村通过卖电脱了贫。

  与此同时,贫困户的排查核实也从未停止。据南部山区管委会介绍,2016年,对老峪和积米峪两村,省审计部门通过逐村逐户逐人排查,对存在大额存款、购房贷款、供职供养、使用小汽车等情况的共计63户、184人,清出了贫困户之列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爆笑酷图
昆明新闻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济南新闻广播网 版权所有
滇ICP备14007834号-2